江城足球网

图片
当前位置:网站江城足球网 > 理论调研
理论调研

容留他人吸毒罪法律适用若干问题探析



信息发布:超级管理员 时间:2016-08-04 点击:13325 次

内容摘要:我国刑法并未将单纯吸毒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仅追究容留他人吸毒者的刑事责任。司法实践中容留吸毒案件频发,容留他人吸毒罪已经远超过非法持有毒品犯罪,成为仅次于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第二大毒品犯罪类型。吸毒人员增多、吸毒市场增大是毒品犯罪日益猖獗的重要原因,聚众吸毒已成为吸毒人群特别是新型毒品吸食群体的吸毒常态。本文通过研究容留他人吸毒罪的新情况、新问题,以求有助于准确适用该罪名并实现司法正义。
关键词:牵连犯 聚众吸毒 刑法谦抑 入罪
                    
                     
一、容留他人吸毒罪在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新问题
(一)贩毒与容留他人吸毒竞合如何定罪存在争议
所谓容留他人吸毒罪,是指容留他人吸毒、注射毒品的行为。容留他人吸毒不仅严重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也严重毒害了吸毒者的身心健康,历来是我国刑法打击的对象。在司法实践中,新近出现的情况是,贩毒人员免费为吸毒人员提供毒品样品,并为购毒人员提供吸毒场所,以此招揽、固定、增加购买毒品的人数。相关吸毒、购毒人员在毒贩提供吸毒场所并安全“呵护”的情况下,心理安全感增加,聚众吸食毒品活动更加肆无忌惮。同时,司法实践中还出现了贩毒人员为掩盖、隐匿自己的罪行,在其居住的场所经营诸如家庭麻将馆,为前来购买、吸食毒品的人员提供吸毒和娱乐场所,吸毒人员以抽取麻将费用的名义向贩毒人员支付购毒款的情况。行为人为了贩卖毒品容留他人吸食毒品,同时符合贩卖毒品罪和容留他人吸毒罪的犯罪构成,在罪数认定上,是应按刑法理论上的牵连犯从一重罪处断,还是应予数罪并罚,在司法实践处理中存在一定争议。
(二)娱乐场所人员放任顾客聚众吸毒能否定罪存疑
酒吧、网吧等经营场所为了提升服务,设置了与外界相对封闭的独立包房供有需要的客人消费,这些消费价格较高的包间配备了专门的服务人员,客人对服务人员满意的,可向服务人员支付小费以示奖励。近几年,娱乐场所容留吸毒犯罪呈加速蔓延趋势,同时,打击娱乐场所容留吸毒犯罪也是压缩吸贩毒空间的重要手段。一般情况下,公安机关发现酒吧、网吧存在聚众吸毒的,对这些服务场所存在的管理失当行为会作出相应的行政处罚,但较少处罚服务场所的具体负责人或者管理人员。在司法实践中,出现了包房服务人员为了赚取客人小费,在明知包房客人在包房内聚众吸毒不予报警或者制止的情况。在司法实践中,对酒吧、网吧的包房服务人员明知其服务的包房客人聚众吸毒而予以放任的行为,能否认定为容留他人吸毒罪存在较大争议。
(三)特定关系人为吸毒人员提供身份证登记入住酒店吸食毒品能否入罪尚无定论
经济高速发展,社会急剧转型,人们的工作、生活压力日益增大,精神需求难以满足,部分人选择吸食毒品刺激神经,以暂时排除生活、工作中的压力。在公务人员群体中,公职人员待遇低、压力大的现象普遍,部分公职人员选择以吸食毒品的方式释放自身情绪,但基于自身身份的考虑,为了逃避打击,这些具有吸毒恶习的公职人员常常利用职务影响,授意下属等特定关系人为其提供身份证件入住登记酒店供其吸食毒品。特定关系人明知公职人员具有吸毒恶习,多次为公职人员吸食毒品提供身份证登记入住酒店的行为能否评价为容留他人吸毒,并按容留吸毒罪定罪处刑,现有刑法及司法解释并未作出明确规定。
(四)组织、策划他人聚众吸毒入罪缺乏法律依据
孤独是现代人的通病。为排遣孤独,吸毒者渴望通过与自己有共同“情趣”的人共同吸食毒品实现心理上的互相支持和情绪上的彻底释放。聚众吸毒让吸毒者内心更加放松,往往过量吸食毒品,这不仅严重危害吸毒者自身的身体健康,更有可能引发吸毒者之间聚众淫乱、危害社会治安等一系列严重后果。容留他人聚众吸毒往往成为司法机关重点打击的对象,但相较于容留他人吸毒的容留者而言,聚众吸毒活动一般都有组织和策划者,且这些组织和策划者往往就是毒贩的马仔或者销售毒品的代理者,他们为了逃避打击,一般也不会直接提供场所供他人吸毒。这些组织、策划者往往是聚众吸毒活动犯意提起者、活动策划者、毒品提供者,系聚众吸毒的始作俑者,比仅仅为他人聚众吸毒提供场所的容留者的主观恶性更深,社会危害性更大,但现有刑法规定的容留他人吸毒罪仅仅处罚聚众吸毒的容留者,对组织、策划者仅能予以治安管理处罚,一定程度上放纵了犯罪。
二、解决容留他人吸毒司法实践新问题的建议
(一)贩卖毒品同时容留他人吸毒的应当数罪并罚
严打毒品犯罪是我国一贯坚持的刑事政策。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对严打毒品犯罪的刑事司法政策再次予以了明确。在司法实践中,毒品交易一般较为隐蔽,且多为一次性交易,贩毒人员通常不会以容留他人吸毒的方式贩卖毒品。牵连犯是指犯罪的手段行为或结果行为,与目的行为或原因行为分别触犯不同罪名的情况。刑法总则没有明文规定牵连犯的处罚原则,刑法理论上一般认为,对牵连犯应从一重罪处罚。正如我国刑法学者张明楷所言:“只有具有类型化的手段与目的、原因与结果的关系时,才存在牵连关系。即只有当某种手段通常用于实施某种犯罪,或者某种原因行为通常导致某种结果行为时,才宜认定为牵连犯。贩毒者为了谋取暴利,长期以为吸毒人员提供吸毒场所的方式招揽购毒下家,虽主观上是以容留他人吸食毒品作为其贩卖毒品的手段,但基于贩毒人员通常不会以容留他人吸毒的方式贩卖毒品的基本事实,考虑从严打击毒品犯罪的刑事司法立场,宜认定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的手段行为与贩卖毒品的目的行为之间不具有刑法上牵连犯所具备的类型性的牵连关系。行为人在贩卖毒品的同时容留他人吸毒的,应评价为数行为触犯数罪名,依法构成贩卖毒品罪和容留他人吸毒罪,并予以数罪并罚。
(二)应区分不同情况认定娱乐场所服务人员放任顾客聚众吸毒是否构成犯罪
笔者认为,娱乐场所服务人员放任顾客聚众吸毒的,应区别以下情况具体认定:
第一,酒吧、网吧等包房服务人员明知包间顾客聚众吸毒而知情不报的不宜认定为容留他人吸毒罪。理由如下:首先,酒吧、网吧等包房服务人员对该包房虽具有依约服务和协助管理的义务,且包房服务人员基于对包房直接支配和服务,对该包房的管理和注意义务应当适当高于该场所的经营者,但该义务仍然属于合同法或者行政法上的义务,包房服务人员明知包房内客人聚众吸毒而不予制止或者报案的,行政机关给予相应的行政处罚并辅之一定的法制教育,足以罚当其行,不作为犯罪处理不致放纵此类犯罪;第二,笔者认为,刑法具有谦抑性,刑法在认定不作为犯罪时应当坚持刑法谦抑原则,从严掌握不作为犯罪的认定范围。包房服务人员作为经营场所的一般工作人员,既不是该场所的实际经营者、承租者、经营利润分享者,亦没有主动为包房内聚众吸毒人员提供积极的放风等帮助行为,包房服务人员明知包房内客人聚众吸毒不予制止的不作为行为与典型的明知他人聚众吸毒而积极主动为他人吸毒提供场所的作为犯罪之间不具有法益侵害上的等同性,刑法将该类单纯知情不报的行为作为犯罪处理,并科以刑责,难以实现刑法平等。
第二,包房服务人员收取顾客好处费为包间顾客聚众吸毒提供保护的行为应当入罪处罚。首先,2012年5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三)》第十一条第(五)项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的,应当立案追诉。首先,包房服务人员与包房的顾客互相勾结,收取客人特定的费用而为该包房顾客聚众吸毒提供放风保护的,应当认定为包房服务人员系以牟利为目为他人吸毒提供特定帮助,系他人聚众吸毒的帮助人,虽现有刑法并未将单纯聚众吸毒的行为作为犯罪处理,但并不妨害对聚众吸毒者提供独立帮助的行为单独评价并予以独立定罪量刑;其次,包房服务人员为了谋取利益直,明知包间内顾客聚众吸毒而以积极作为的方式为该特定的包间场所提供安全保护的,在刑法上可评价为包房服务人员以其实际控制、支配的场所容留他人吸食毒品,完全符合容留他人吸毒罪的犯罪构成要件。
(三)应区分不同情况认定特定关系人为公职人员提供身份证登记入住酒店吸食毒品是否构成犯罪
笔者认为,特定关系人借用身份证给公职人员登记入住酒店吸食毒品的,应区分以下情况予以处理:
第一,容留他人吸毒的容留者应当对吸毒人员的吸毒场所具有民事上的占有和控制能力。特定关系人明知公职人员借用其身份证登记入住酒店就是为了吸食毒品的,其仅仅提供身份证给公职人员使用,由公职人员自行前往酒店缴费登记入住的,应当认定公职人员系酒店房间的实际开房人和控制人;在开房期间,特定关系人对酒店房间并不享有占有和控制权,难以认定特定关系人就系公职人员吸毒场所的直接提供者,特定关系人为公职人员入住酒店提供身份证登记的行为对于公职人员入住酒店仅仅是一种间接的帮助,对公职人员在酒店房间内的吸毒行为更是间接的帮助;在被帮助者自身吸毒并不成立犯罪的情况下,对为该种违法吸毒行为的行为人提供间接帮助的行为不宜单独评价为独立的犯罪。
第二,身份证登记是取得酒店入住的前提条件,与公职人员有特定关系的身份证提供者明知公职人员为了吸毒借用其身份证入住酒店,为了讨好公职人员,主动用自己的身份证为公职人员缴费登记开房,放任公职人员在酒店吸毒的,应认定为该特定关系人为牟私利向公职人员变相行贿的一种方式,其讨好公职人员而缴纳的开房费用属于贿赂犯罪对象中的财产性利益。特定关系人为公职人员提供身份证入住酒店并缴费买单的,该特定关系人系酒店房间的实际开房人、开房期间的实际占有人和控制人,特定关系人为了谋取私利将开好的房间提供给公职人员作为吸毒场所,应当认定为以牟利为目的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符合2012年5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三)》第十一条第(五)项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的,应当立案追诉,依法应当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定罪处罚。
(四)聚众吸毒的组织者、策划者应当入刑
笔者认为,策划或者组织他人聚众吸毒的行为应当作为犯罪处理,理由如下:第一,聚众吸毒案件中,吸毒者对毒品的需求量大,形成了毒品相对固定的买方市场,聚众吸毒的组织、策划人不仅组织吸毒人员吸食毒品,危害公众身心健康,还往往与贩毒人员长期联系购买毒品,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毒品犯罪活动,社会危害性大,应当予以严厉打击;第二,策划或者组织他人聚众吸毒者极易引发危害治安管理秩序的一系列案件,严重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其潜在的社会危害性较大,犯罪一般预防的必要性较大,且组织或者策划他人聚众吸毒与容留他人聚众吸毒相比,前者在扰乱社会治安、危害公众身心健康的法益侵害程度上均高于后者,在容留他人吸毒构成犯罪的情况下,立法上没有理由“厚此薄彼”,放纵组织、策划他人聚众吸毒的行为;第三,我国刑法对聚众性犯罪已经具有较为成熟的立法先例,如刑法已经明确规定的聚众斗殴罪、聚众淫乱罪,均对聚众实施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行为作为犯罪予以论罪科刑,且在司法实践中,司法部门对聚众性犯罪的首要分子的认定较为容易,设置专门条文对组织或者策划他人聚众吸毒的行为人定罪科刑,对其他一般参加者予以行政处罚,既做到了区别对待,又严密了刑事法网,不致放纵了组织、策划他人聚众吸毒的犯罪,具备理论和实践上的合理性和可行性。综上,笔者建议刑法增加聚众吸毒罪罪名,参照聚众斗殴罪的条文设计,将聚众吸毒的组织者或者策划者认定为聚众吸毒的首要分子,以聚众吸毒罪定罪处罚,同时,对多次积极参加聚众吸毒的行为人亦作为聚众吸毒罪追究刑事责任,对因组织或者策划他人聚众吸毒造成严重后果的,升格法定刑,以更好地威慑、打击聚众吸毒犯罪,减少和预防因聚众吸毒引发的一系列社会治安问题。

demo.jpg
主办:阆中市人民检察院  承办:阆中市人民检察院  地址:阆中市七里办事处巴都大道91号  电话:0817-6282471
浏览本网站建议将电脑分辨率设置成1024*768或更高, 浏览器建议不使用360浏览器访问更佳! 江城足球网